在多哈房东眼中的世界杯住宿有哪些问题

距离世界杯开幕还有不到90天的时间,在多哈的中国商人焦志东,仍感觉整个城市的气氛“静悄悄”。

焦志东已经在卡塔尔生活11个年头,起初是做玻璃幕墙的原料配件生意,2013年开始转型从事民宿服务。他创办的“焦点华人商务中心”,主要为在当地承包项目的国内厂商和单位提供住宿、餐饮、车辆等一系列生活服务。

焦志东告诉懒熊体育,他的大部分客户都在当地参与基础建设相关的工程。这是卡塔尔“2030国家愿景”中的重要内容。为了筹备世界杯,卡塔尔预计将投入超过2220亿美元,其中1500亿被用于基础建设,包括7座新建球场。其他城市升级还包括建设全新的地下交通系统,以及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冬季极端暴雨天气,在沙漠之国更新的整套城市给排水系统。

建设中的卢塞尔体育场。

“焦点华人商务中心”最大的一笔订单发生在2017年,总共接待了近280名参与地铁建设的中国劳务人员,焦志东回忆:“全部40个地铁站的安全屏蔽门都是这个中国团队安装的。”

转过头的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中国球迷的数量在入境国际游客中排名第一。单从市场需求量来看,焦志东的民宿生意有望在卡塔尔世界杯期间迎来高点。

但决定市场的实际因素远不止供求关系一种。甚至当供求严重失衡时,组织管理者和市场经营者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角度就会出现极大分歧——后者渴望经济利益,而前者要优先保证赛事顺利进行。

卡塔尔最大的问题就是:能为球迷提供的房间实在是太少了。根据国际足联公布的数据,截至8月16日,卡塔尔世界杯共卖出245万张球票(总票数约为300万),世界杯组委会预计赛事期间会有超过120万国际球迷入境。但据路透社援引卡塔尔旅游局的消息,实际可为球迷提供服务的酒店房间,可能会少于5万间(原本有约9万间酒店客房),相当数量要预留给球队、官员和赞助商。

按照卡塔尔的官方说法,没有在赛事开始前建造更多酒店,是为了避免留下众多花费巨大但缺少长期实用价值的“白象工程”,毕竟卡塔尔只有200万常住人口。但更核心根本的原因则是,作为一个既要承办大赛,又要实现产业多元化升级,并且缺少劳动人口的国家,卡塔尔要做的事实在太多了,而他们本身精力十分有限。对于赛事而言,7座全新球场和1座翻新球场的建造都是必须完成的死任务,优先级远大于新建酒店和公寓。

还不能忽略2017年“断交风波”对卡塔尔的影响。那次严格的陆地边境和航空封锁,严重冲击了卡塔尔基建原材料采购和物流网络,也包括当地居民的生活。焦志东向懒熊体育回忆:“当时牛奶都没有了,(政府)只能从澳洲买奶牛,自己重新建农场产奶。”

面对最终如此大的住宿缺口,官方提出了几种不同的解决方案。例如,建造成本更低的“球迷村”,但过于简陋的外观在赛前被一些球迷吐槽“住在移动板房里”;再如,租用豪华游艇提供住宿——比起卡塔尔境内严格的饮酒等限制,那里或许更有节日的派对气氛;他们还拉上了恢复外交关系的海湾兄弟们,一起分担住宿压力。

据官方估计,中东地区的4家航空公司每天将有近200趟航班往返卡塔尔,为近2万名球迷提供“看完球去邻国住”的“摆渡”服务。

尽管已经提出以上3种B方案,但让很多国际球迷依然不满的一点是:卡塔尔官方目前在面临这种巨大的赛事接待压力时,实际采取了一种将无票“游客”拒之门外的态度。

根据卡塔尔政府规定,在2022年11月1日至2023年1月23日期间,必须持有官方“球迷护照”Hayya Card才被允许入境。而获得世界杯比赛球票,才有申请Hayya Card的资格。

在国际大赛里,“球迷护照”并不是一个新鲜的工具。过往,主办国通过向国际观众发放球迷护照,为他们在入境、乘坐市内交通等方便提供便利。这一次,它变成了一种入境许可,对无票旅客关闭了大门。对于主办国而言,这是一个较大的旅游业损失。根据航班搜索引擎Skycanner和携程共同发布的数据,2018年世界杯期间,共有超过10万中国人到俄罗斯观赛旅游,其中3.1万都是无票旅客。

实际上,卡塔尔旅游局也曾提出过一个名为“度假屋”(holiday home)的住宿计划,允许本地房东在Airbnb或者VRBO等平台上租房。但在多哈“房东”焦志东看来,这个方案在当地可能并不好用。

第一个原因是出于宗教习俗差异的考虑。焦志东告诉懒熊体育,“在多哈住了10多年,我都从来没有进过邻居卡塔尔人家的门”。第二个原因,极少有外国房东在当地有房可供出租——过往几乎在每届国际大赛中都会出现的“炒房热”经验,在卡塔尔也几乎全部失效。

关于大赛的“炒房热”现象,最为国人熟知的莫过于北京奥运带来的房价攀升。从2001年申奥成功,到2008年奥运举办,北京市住宅商品房的均价从4716元涨到了11648元,涨幅达147%。

更近的例子则发生在东京取得奥运举办权后。2014年前后,大量中国个人投资者在东京附近疯狂买买买。从2013年到2018年,东京房地产均价上涨23%,一举超过此前15年涨幅。

但在很长时间里,外国公民在卡塔尔都没有购房资格。直到2019年3月,国际投资者才被允许在当地数量有限的区域内使用或拥有土地不动产。因此比起东京等地兼具出租率高(旅游业发达)、拥有永久产权、购置门槛低的特点,卡塔尔劝退了无数热衷于买房投资的外国投资者们。

第三个原因,严格的入境限制也让当地的“民宿商人”们的生意充满了不确定性。

焦志东承认,他的职业可以用“中介”描述——毕竟所运营的房租都没有产权。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需要根据实际住宿需求,在每一年的年初计划“搞”多少房子。卡塔尔政府规定每个持有ID 卡的当地居民,可以接待10个国际球迷住宿。国际球迷有了住宿和球票,才可以申办入境许可的Hayya Card。根据焦志东现阶段的了解,计划从国内出发现场看球的中国球迷远少于往届大赛。

 

Comments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